腾讯分分彩走势图 > 苗木 >

桂花树跟风种植价格跳水销售困难 华垅村如何“突围”?

  曾经,桂花树是村民心中的“摇钱树”,价高好卖,纷纷跟进抢种;而今,桂花树跟风种植“后遗症”显现,种植户只想早日把“烫手的山芋”处理掉。

  同一棵桂花树,命运缘何发生反转?市场风云突变,种植户如何应对?6月中旬,湖北日报全媒记者前往大冶华垅村探访。

  记者驱车沿着一条柏油公路蜿蜒进村,只见翠木苍藤,满目葱茏,红墙蓝瓦点缀其间,宛如风景画。

  “全村620户、2400多人,家家端绿饭碗,人人吃绿色饭。”华垅村党支部书记程大年介绍,绿化苗木种植是村里的主业,总种植面积超过1200亩。其中,桂花树数量最多,面积约500亩。

  大冶华垅村有山无矿,林业资源得天独厚。上世纪80年代初,村集体林场技术员薛龙惠等3人,把苗木种植技术带回村里,掀起绿色发展旋风。村民从种植水稻、小麦等普通作物,转向搞花卉苗木种植。

  “近卖到武汉,远卖到福建。”跟桂花树打了一辈子交道,73岁的薛龙波如数家珍,金桂、银桂、月桂、丹桂、四季桂等市场上俏销品种,在华垅村都能找到。桂花树走俏,还带动一条产业链。薛龙波一家三代都在“盘树”:薛龙波负责种树、挖树和苗木管护,儿子薛春松开拓市场对接客户,孙子薛苗开车跑运输负责送树。“种树积极性都高,村里年轻人外出打工的都很少。”27岁的薛苗说。

  一棵桂花树,让村民腰包鼓起来。“凭借苗木销售和种植务工两项收入,华垅村每年回笼资金近4000万元,人均纯收入超过3万元。干得好的农户,一年赚30万元都不在话下。”程大年说。

  一块苗木地里,几位村民聊开了。薛昌明说:“前些天,我卖了6棵大桂花树,每棵树低至200元,就这个价格还是说了好话才肯要。”薛敦敏回忆不久前“挥泪大甩卖”的经历——直径12公分粗的大树和直径4公分粗的小树混搭卖,批发价每棵115元。

  一树花开香满城。曾经俏销的桂花树缘何步入市场寒冬?种植户们一致认为,是因为“现在的桂花树太多了。”

  “物以稀为贵,多了就不值钱。”同村人薛继刚经营苗木生意10多年,业务范围遍及全国,对市场行情了如指掌。前些年,桂花树身价猛增,人们跟风抢种,“积累太多,市场难以消化。”他告诉记者,不光是华垅村,全国的桂花树价格都在下跌。

  “家家都有树,规模都不大。”薛昌明举了一个例子:曾有人进村购买桂花树,找了好几家发现数量凑不齐,无奈掉转车头,走了。

  华垅村党支部书记程大年介绍,目前村里没有一家苗木种植合作社,农户各自为政,遇有采购需求时,大家互相杀价,低价竞争。

  “跟风种植、同质化生产肯定没有出路,唯有走精品化、差异化才能突破困境。”程大年说。

  桂花树不再吃香,纷纷退出市场。如今,华垅村正从供给端发力,积极调整产业结构,腾笼换鸟,种植市场需求大、见效快、附加值高的苗木。

  5月21日,薛苗风尘仆仆从湖南浏阳赶回村里,一次性拉回30棵红花继木树。“别看数量不多,比桂花树赚钱。”薛龙波一边移栽树木一边介绍:红花继木属嫁接观赏树,可随时栽随时卖,每棵树赚差价1000多元。村民薛昌明家换种草坪,两年可卖3次,每平方米售价5元,收入上万元。

  薛昌明说,村民们打算成立苗木合作社,抱团取暖闯市场,增强农户抗风险能力。

  村委会也站了出来。“村里人种树手艺高,六月天栽树都能成活。”程大年表示,要充分发挥村民的种植技术特长。去年4月,该村引进一家生态农业有限公司,投资700多万元,流转380多亩丘陵地,发展苗木产业,种植银杏、梅花、樱花、金丝楠木等20余种名贵树种。公司聘请附近村民当员工,高峰期有近70人同时上班。“每人每天130元,当天结清。”公司负责人李灼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