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分分彩走势图 > 苗木 >

苗木雾切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苗木雾切(又名苗雾、雾苗):苗木诚×雾切响子,是《弹丸轮舞:希望的学园与绝望高中生》中的男女主角。二人在弹丸轮舞中有着相当高的人气。

  出场作品:《弹丸论破》《超级弹丸论破2》《弹丸论破3 未来篇》《弹丸论破zero》官方特典《苗木诚,最凄惨的一天》

  登场作品:《弹丸轮舞:希望的学园与绝望的高校生》女主角,《超级弹丸论破2:再见绝望学园》、《弹丸论破3 未来篇》弹丸论破前传小说《弹丸论破zero》、特典小说IF,个人外传《弹丸论破 雾切》系列。

  亲人:父亲,雾切仁(死于江之岛之手);母亲,???(于响子幼年病逝);祖父,雾切不比等(小说《弹丸论破 雾切3》提到似乎已死),大侦探。

  苗木基本上都被初中同学——“超高校级的偶像”舞园沙耶香缠着,并被对方高度信任着,因而第一章中舞园与苗木的戏份占主体。开学典礼上苗木被大和田纹土一拳打晕,醒来后去参加学生们关于校园探索的会议,会议上得知雾切没来以后联想到黑白熊传达的“靠杀人毕业”的政策,以为雾切发生不测而表现出了“担心过头(游戏中原话)”的心理,事后证明雾切只是单纯地迟到了而已。

  直到后来,黑白熊为了引发杀人事件而准备的动机——有关学生们各自亲友遇难的DVD被公布后,舞园因情绪失控而逃离放映室,苗木打算追上前去。在操作其离开前去与雾切对话的话,苗木会向雾切询问她所看到的影像内容。这种时候雾切对待苗木的提问也仍旧是保持沉默。舞园心系校外同伴的安危而决定靠杀人来达到“毕业”的目的,并且在杀人前以害怕为由要求与苗木交换房间,企图把杀人罪名嫁祸给一直信任着她的苗木。不料舞园失算,被其想要杀害的桑田怜恩反杀于苗木房间的浴室之中,临死前用血在墙上留下死亡信息,以图为苗木洗刷罪名。之后的学级裁判上,苗木因舞园的嫁祸而成为人们怀疑的焦点,只有雾切相信苗木不是凶手并拿出证据为其证明。苗木在雾切的提示与帮助之下总算成功证明了自己的清白,并在论证之中理解了舞园留下的死亡信息,成功抓出了凶手桑田。

  在当时情形看来,雾切之所以帮助苗木,并非是把苗木当作可信任的同伴而出手相救,仅仅是为了还原真相抓出真凶,保护自己与无辜同学的性命。所以,二人的信任依旧是微弱的。

  学级裁判结束后雾切叫住苗木想告诫他要重新振作,但在发话前就被苗木抢去了话头。苗木表示自己不会因舞园的死而放弃努力,让大家不必担心。雾切表示“那就好”之后问苗木为什么会知道自己要说关于舞园的事,苗木回答“因为我是超能力者(此为苗木借用了舞园的经典台词)”而让雾切吃了一惊(很可爱的表情),之后又说明自己是在开玩笑的。

  这两章主要就是雾切在学级裁判上为苗木提供证据以及瞒着大家自行调查学院。

  第三章末或许是出于信任而告诉苗木二楼男厕所暗含密室的事情,苗木前去调查但在密室内被蒙面人从身后打晕,醒来后发现密室的资料都不见了。赶回宿舍的途中在体育馆偷看到大神樱与黑白熊对打,怀疑其为黑白熊的内应。

  苗木第二天去食堂见到大神樱后想到前一天晚上看见的事而有点不自然,虽然掩饰说“没什么”但还是被雾切察觉。探索校园时在音乐厅与雾切对话发生剧情。告诉雾切自己在密室的经历后雾切表示资料她都看过了所以没关系,还说自己已经料到苗木会被人偷袭,但苗木是男孩子所以被打一下不会有事,让苗木感到有点委屈……雾切想到苗木早上在食堂的异样便问苗木是不是隐瞒了什么事情,苗木因为还没有将所见与大神确认,害怕会伤害大神,引起同学间的恐慌,就没有告诉雾切大神的事。雾切认为苗木“总是要人家说秘密,自己有秘密却不肯告诉人家”,觉得尽管自己相信苗木,但苗木却只是嘴巴上说相信朋友,内心仍旧不信任她,使得雾切十分生气。之后有好长时间雾切都不愿搭理苗木,从在苗木于食堂内与其他同伴商谈的时候讽刺其不相信同伴,再到后来干脆不去食堂以避免和苗木碰面。苗木发觉雾切不在食堂后,二货叶隐康比吕对此的解释是“雾切说要等苗木走了以后再来”,让苗木感到很消沉,觉得自己“被很露骨地讨厌了(原话)”,朝日奈葵还为此把苗木一顿好骂,说“虽然雾切是很好推的女孩子,但你也不能直接跳过恋爱阶段”(游戏原话),要他“快一点跟雾切酱和好”。另外这种时候在自由活动时去找雾切会被她以“我没时间陪你”的说辞挡回来,不想没事找骂的话就先别去找她了……

  直到后来黑白熊揭示了大神樱的内应身份,苗木为证明大神并非与黑幕串通一气,把自己看见大神与黑白熊打斗的事说了出来。之后苗木再见到雾切,以为她还在生气,但得知真相的雾切已经理解了苗木为保护同伴而隐瞒真相的苦心,便很坦诚地说自己已经没事了,同时脸红着承认“自己当时确实是有点生气过头了”。两人总算和好。尽管和好了但雾切还是说苗木之所以对自己有所隐瞒,“果然还是没有完全相信自己”这样不甘心的别扭话。这一章的闹别扭事件体现雾切已经开始从内心相信苗木,同样也希望苗木是从内心相信自己;再加上雾切本身敏感,于是将苗木对自己保密的做法理解成为不相信自己,使得雾切心中“被苗木真正信任”的期望被打上了问号,所以才会如此生气。话说原本很难想象善于隐藏感情,时时刻刻都保持着绝对冷静的雾切会表现出生气的情绪,之后雾切就拉着苗木去澡堂,说人工智能想要帮助大家于是请求雾切去帮他找人手。人工智能问只有苗木君没关系吗,雾切表示有他就已经足够了,说明情况后苗木自告奋勇要带小电脑去密室联网。然后两人带着小电脑跑到二楼男厕门口,雾切“凶残”地演了一出戏后总算成功掩饰苗木进入了密室,虽然是演戏,但雾切的彪悍气场还是把苗木小天使吓得不轻:“原来只是演戏啊,还以为雾切又生气了呢……”

  雾切之后是大神樱的死亡以及学级裁判的开庭。一切结束后,当天夜晚累疯了的苗木在睡梦中被人叫醒,见来者是雾切于是吓了一大跳,雾切表示苗木的门没关好于是她就进来了。雾切说有事情要苗木帮忙,叫苗木到四楼的情报处理室去等她。苗木等了半天雾切也没来于是就开始狂摇情报室的门把,被恼羞成怒跳出来的黑白熊一顿好骂,说苗木打扰自己睡觉……这时雾切来了,装成没事人的样子问发生了什么事,苗木不解其意,接着两人就乖乖地被黑白熊赶走了。两人回到寝室分别之时,雾切在苗木耳边悄悄告诉他第16名高中生战刃骸的存在,叮嘱苗木要小心战刃骸。

  十神白夜要求雾切坦白真面目,雾切由于失忆无法回答,但十神不愿相信,两人之间的信任降至冰点。十神要求雾切交出房间钥匙以限制雾切的行动自由,苗木等人努力劝解也无济于事。雾切果断交出钥匙不愿再与十神废话。当天夜晚苗木正为雾切的过夜问题担心时雾切来找他,说自己偷到了黑白熊的钥匙和战刃骸的档案,但为了证明钥匙的用处需要苗木来帮她拖住黑白熊,苗木说这样太危险但雾切表示只有面对危险才能前进。于是苗木“霸气”地召唤出黑白熊与他乱扯了一通,黑白熊还兴致勃勃地YY苗木与雾切的关系……拖够时间后就回去睡觉了,第二天就没再见到雾切的身影,连黑白熊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十神怀疑雾切是内应,但苗木为雾切说话,被别人说是在袒护雾切。当天夜里苗木因为发烧而陷入沉眠,从噩梦中惊醒后发现床边站着一个蒙面人要拿刀杀自己。苗木迷糊之中尝试反抗但最终失去意识,再次醒来后看见取代了蒙面人的位置的雾切站在床边看着自己,随即便再次昏睡过去。后来众人在植物园发现了蒙面人的尸体,但尸体被炸烂,于是十神认为尸体是雾切。苗木不愿相信雾切会死也不愿相信那晚袭击自己的蒙面人是雾切,于是投入搜查。学级裁判开始前雾切姗姗来迟,在证实雾切没死后苗木松了一口气。学级裁判上十神认为苗木和雾切有重大嫌疑,苗木证明自身清白后十神便开始炮轰雾切,苗木极力为雾切洗白,但雾切不知为何却开始有意识的把嫌疑往苗木身上推,让苗木感到很困惑。其实这场学级裁判就是黑幕为了害死雾切而设置的陷阱,雾切认定学院的谜题只有她能解开,所以“自己无论如何人也不能被黑幕害死”,并非真心想嫁祸苗木。在十神与雾切的争论中苗木听出雾切在说谎,悲伤地认为雾切不应该会是这

  再次将嫌疑转移到了苗木身上。黑白熊在此时强行让学级裁判提前结束并催促大家赶紧投票。苗木被选为犯人后即将接受处刑,雾切咬牙切齿,面色沉痛地对苗木说:“我不打算被你原谅,因为这一切都是我的责任。”就在苗木接受处刑,马上就要被碾死时,人工智能埋藏于系统中的病毒及时发威,阻断了机器的运作,救了苗木一命。目睹这一切的雾切松了一口气,同时表示黑幕已被逼入绝路……

  苗木醒来后发现自己身处垃圾场,努力地寻找出口,寻找食物,寻找水都无果,遂决定靠睡觉来保存体力以维持生命,睡过一天后听到几声巨响,原来是有几袋垃圾从上空掉了下来。正当苗木感叹垃圾的体积之大时,雾切从垃圾袋中钻了出来。在苗木的提醒之下清理掉了头上倒扣的杯面之后,雾切拿出食物和水给苗木,说自己是下来救他的。雾切说自己是为了赎罪,说苗木为了保护她而身处险境,但自己对待苗木的困境却无能为力而只能将他抛弃,并承诺自己无论如何都不会再放弃苗木。两人开了垃圾场的门后顺着梯子往上爬,爬的过程中雾切把自己的能力、身世、家族以及来学校的目的全部告诉了苗木,与一开始那个铁面具般的雾切判若两人。回到学院内部后雾切带苗木去与黑白熊谈判,要求重新举行一次公正的学级裁判。黑白熊答应后开始搜查,与雾切在校长办公室内解开暗门的密码为雾切响子的名字,了解了雾切父亲的秘密。在最后的学级裁判中成功打败黑幕江之岛盾子后,幸存的六人离开了学院。开门前雾切对苗木说,就算外面的世界充满了绝望,“跟你在一起的话,我也没有什么好怕的”。终于,学院的门敞开,一切都结束了。

  自由活动时最多可与雾切相处4次,两次习得技能,两次获得技能点。雾切收到喜欢的礼物后会脸红,并回应“会好好珍惜”。再对比一下自由活动时雾切对苗木的态度吧:

  第一次,雾切只是拉着苗木在校园内探索了一圈,并就自己对事物的恐惧与他人的不同之处说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话。苗木说雾切笑起来很可爱,问她为什么不多笑笑,以图让雾切开口说话。但雾切看出苗木是为了骗自己开口从而有点吃惊外加生气。苗木慌忙道歉,并声明自己说雾切好看绝对不是在骗她,雾切虽然嘴上没说但心里还是有点高兴。可学会技能“观察眼”(这个技能特别好用,能有效帮助在搜查时少走弯路,建议尽早入手)。第二次,雾切冷淡地表示自己没什么话题好谈,问苗木“这样也没关系吗”,而与苗木度过了“一段无言的时间”,告诉苗木自己在来到希望之峰学园前由于双亲的原因而一直呆在海外,但具体原因仍旧没有透露。此次相处获得技能点。第三次去邀请雾切,雾切表示自己“没有拒绝的理由,也不想拒绝”,表情也较之前柔和很多。事后坦言自己与常人一样拥有正常的感情,只是由于害怕被他人背叛所以才把感情藏在心里。但她的话却带给苗木一种伤感,以

  至于分别后,苗木“悲伤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由此可以理解为,在雾切看来自己曾被人(雾切的父亲)背叛过,但她认为苗木不太可能会做出“背叛”、“伤害”自己的事情,从而放心的对其表示自己埋藏情感的原因,她与苗木之间已经有了信任的基础。相处后习得技能“右脑解放”(学级裁判时可延长集中精神的时间,同样建议尽早入手)。并且相处过程中雾切不止一次说苗木“憨直”,搞得苗木有点无力:“又说我憨直??”自由活动时态度的转变直接说明了雾切在与苗木长时间的相处中渐渐接受了苗木。至于雾切对苗木由最初的防备转变为最终的信任与寄托,则主要表现在游戏的主线剧情之中。

  在《超级弹丸论破2:再见绝望学园》中,苗木诚、雾切响子和十神白夜救出了神座出流与剩下的十四位绝望残党(除去七海以外的二代全员)。

  在最后的学级裁判,当日向创众人出于绝望之际,作为未来机关成员的苗木诚、雾切响子和十神白夜一同登场,共同帮助陷入绝望的日向创确立了新的自我与觉醒、让其发挥了“超高校级の未来”的才能把江之岛盾子彻底消灭。

  事后,苗木诚、雾切响子和十神白夜一同离开了虚拟的贾巴沃克岛,回到机关继续致力于消灭绝望的事业中。

  雾切的犯规行动是苗木活着迎来第四次时限,看着倒地的雾切,苗木在动画中第一次留下了眼泪,并下定了阻止宗方的决心。苗木前往宗方所说的地点,向往希望却怀抱不同信念的两人对峙,宗方一言不合就朝苗木袭去。苗木将宗方引至房间,宗方的犯规行动是开门,因此他无法杀死苗木。苗木用嘴炮唤醒了宗方心底的真善美,幕后黑手渐渐浮出水面……

  人际关系的综合分析综合游戏正篇剧情以及二代中收录的官方小说IF,可以推断出如下堪称复杂的人物关系: